校花体内进进出出漫画,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

发布时间:2021-04-17 02:05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 公公上门 蒋素秋有着一对丰满的柔软,随着走路都会左右摆动,那巴掌大的小脸是风sao和清纯的结合体。 纤细的腰肢下那硕大的屁/股格外的园翘,紧紧裹着屁/股的牛仔裤随时都要崩裂,整个就是行走的尤物,随意往那儿一站都能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。 结婚三年多,尽管两人还没有小孩,可丈夫程孟海对她多有疼爱宠溺,爱情的滋润使让她容光泛发,格外的诱人。 年初丈夫有了自己的小公司,忙碌的两天甚至半个月才能回来一趟。


校花体内进进出出漫画,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

公公程大川因公出了车祸,医生说他撞到脑子了,整个人智商只有五六岁样子,所以部队考虑他的身体因素,给了他一笔不菲的补偿提前退役了。 丈夫程孟海把父亲接过来让她照顾,一来他是担心老父亲孤寡老人在乡下不放心,二来媳妇一个人在别墅也是会寂寞的。 “爸,我给你洗澡。”蒋素秋换了一套短裙小心翼翼扶着程大川进入浴室,浴室有地板有些湿容易打滑,蒋素秋靠近程大川,搀着他的胳膊,轻声道,“您慢点儿。” 帮公公洗澡这事情让蒋素秋有些尴尬,可丈夫不在家,婆婆又是在十多年就去世了,如今公公个孤寡老人确实不容易。 “爸,脱衣服。”蒋素秋转身调水温,那圆俏的屁/股在他眼前一晃一晃,晃的他有些头晕。 程大川直勾勾的盯着那两团臀/肉,双手一把抓着她的大屁/股一揉,舒服的他浑身一抖,喉结轻轻移动。 蒋素秋啊的一声轻叫,猛的转身看着一脸呆滞的公公,想开口训斥,可瞧着公公那懵懂的样子她又不忍心,心道应该不是故意的吧? “洗,洗澡。”程大川傻乎乎的看着蒋素秋。 “好,你先脱衣服。”蒋素秋深吸一口气轻声道,程大川顺势张开胳膊,等着儿媳妇帮忙脱衣服,蒋素秋无奈只能亲自动手。 脱了他的衣服留下大裤衩,她这才发现公公的身材极好,八块腹肌,宽肩窄臀,显得极为有力量感,隔着小裤头瞧着那高高隆起的地方,心中倒抽吸,还没肿胀都这么大,要是……她脸上顿时火辣辣。 “爸,”空气中涌起一阵热气,蒋素秋不敢再看隆起的部位,抓着花洒朝着他身上淋去。 “洗,洗澡澡,洗澡澡。”温热的水洒在程大川的身上,他开心的夺过花洒朝着蒋素秋身上喷洒,”洗澡澡。” “别,我…爸,爸,你洗。”蒋素秋双手挡着花洒,可敌不过程大川的力度,很快浑身湿透了,湿哒哒的布料紧紧贴在她的身上,裙子里头没有穿nei衣,鼓涨的肉团完全没有遮掩了,顶端的两点高高耸立。 “好,好软,好好摸!”程大川的视线落在她那高耸的两团,高大的身影用力将她扑在墙壁上紧紧贴着,双手抓着她那两团丰盈的双峦,好似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,五指紧紧一抓,迅速陷入鼓鼓的嫩肉之中。 程大川眸子里亮闪闪,声音充满兴奋,“肉,肉嘟嘟,好大的包子,我要吃,我要吃包子。” 蒋素秋一时间心底又惊又吓,又羞又恼,赶紧用力推开他,脸色红丹彤,“爸,别闹,洗澡。” 她格外的狼狈,恨不得就这样跑出去不管了,可程大川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又心软了,公公如今的状态听医生说也就是小孩子心智了,她犯得着跟小孩子计较吗? “不,我要吃馒头!”程大川好似受了极大的委屈,“哇”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,蒋素秋一时间头疼不已。 程大川哭闹中,大手再次紧紧抓着那两团不撒手,如同饿极了的孩子一个弯腰隔着衣服咬上她那肉团的顶端,引得蒋素秋浑身一颤…… 第2章 第二章 帮他洗澡 “唔~”程大川的力度较大,两手更是紧紧抓着她那两团狠狠的把玩,疼的蒋素秋差点哭了出来,“爸,别,疼啊,疼,轻点。” 推不开眼前高大的程大川,她只能哭着哀求。 “好大,好软,好甜。”程大川双眼兴奋的看着已经肿胀的双峦,双手火急火燎的撕扯着她的衣衫,惊得蒋素秋双双慌忙的捂着xong口。 程大川有些不耐烦,嘟囔道,“我饿,我好饿。”嘴里发出吧唧、吧唧声响,双眼死死的盯着蒋素秋丰满的前 XIong。 “爸,爸,你先放开我,我给你去弄吃的。” 蒋素秋浑身颤抖,声调带着委屈和哭腔,她那敏感的身体因为程大川的力度早依旧有了最原始的反应,可瞧着眼前的男人是自己丈夫的父亲,她又觉得格外的难堪。 “喝奶,奶奶好喝,是甜的!”大手野蛮的扯下她肩膀上的吊带,那两团粉嫰的肉团子蹦岀来,吸引了程大川全部注意力。 蒋素秋的挣扎让他不耐烦,用力钳制她的双手,反扣在头顶后方的墙壁上,丰满的xong因为挣扎而左右摇晃,晃的他口干舌燥,委屈的说道,“我要喝奶,要喝……”他俯身滚烫的唇又一次占据两团柔软。 吧唧、吧唧大力的吸*允,程大川两边回来吸*允,牙齿慢慢的咬顶端红梅,女人香软的身体让他兴奋不已。 “唔……不要啊,爸,啊,噢,天啊,别吸了,别吸了,爸……” “噢,不,不能这样,不行了呀,我天。” “爸,求你,求求你…”最后蒋素秋也不知道到底是求他不要吸了还是求他更用力,一开始程大川是野蛮的,弄的她有些疼痛,可不知不觉中弄的她浑身又痛又舒服,浑身酥麻。 贝齿咬看下唇,她努力的摇摆腰肢,想挣脱,亦或者说她又渴望更多。 “爸,唔……别了,求你了,别啊,我是你儿媳妇啊。”蒋素秋心中一急,泪水逼了出来,茫然惶恐,尤其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,甚至隐隐有些欢喜和刺激感。 程大川浑身—抖,皱着眉头,他改抓蒋素秋的手,疼的他脸色扭曲,“疼,我好疼,我是不是要死了,呜呜呜,我不要死。”他再次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。 “疼?哪儿疼?爸,别吓我啊。”忘了哭泣,蒋素秋吓得脸色苍白,踮着脚用手背去试程大川额头温度,那两团沉甸甸的两团滑过他的Xiong膛,程大川是一个颤抖。 手抓着她那丰盈的地方狠狠一捏,另一手抓着她的手迅速的贴在自己双腿间那鼓涨的棍子上,委屈的哭道,“疼,这里疼。” “嘶~”蒋素秋的手指才碰到他那滚烫的棍子,惊得倒吸-口气,视线下意识扫过那在裤子里鼓起的巨物,脸色微变,那巨物在裤裆里都那么大,要放出来还不知道多可怕,难道当兵的那地方都比正常人大? 呸呸呸,她脑子里想什么呢? 蒋素秋难看的回过神,收到惊吓般迅速收回手,尴尬的说道,“爸,没事的,等会….嗯,等会用冷水冲冲就好了。” “难受,难受,我要死了,你摸摸,摸摸!”程大川—把将自己小裤子扯下,巨大的铁棍弹跳而出。 第3章 第三章 帮我摸摸,我好难受 “爸” 程大川的动作惊得蒋素秋瞳孔放大,那巨大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,惊得她又羞又恼,又忍不住在心底和自己家男人比较。 那东西好似比她丈夫的还大上半个尺寸了,蒋素秋甚至想着这东西能放进去吗? “疼,疼,我好疼,你摸摸我就不疼了。”程大川可怜兮兮的看着蒋素秋,好似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。 “爸,不能这样的。”蒋素秋慌乱的想挣脱他的钳制,可程大川疼的要哭的样孑又让她不忍,张口想跟他将道理,可瞧着程大川那懵懵懂懂的样子,她又觉得可笑。 可真要让她做点什么,她又觉得格外的难看,那是自己老公的爸爸,自己的公公,只是真放任不管也是做不到的,丈夫平素什么都依着自己,宠着自己,如今她连他的父亲都不能好好照顾吗? 咬着下唇,蒋素秋觉得格外的那—抉择,无论如何眼前的程大川是个成年的男子,身强体壮的男人,灼热的xoηg膛烫的蒋素秋浑身一个哆嗦。 程大川疼的嚎啕大哭,双手死死拽着她的手往自己灼热上贴,摸摸,摸摸我就不疼了,摸摸……程大川着急的嚷嚷。 “尿尿的地方好疼,好疼的。”程大川极度委屈。 蒋素秋让他哭的有些头疼,程大川那委屈的样子她又觉得心疼了,心想他现在的状况不就说几岁的娃娃,她索性一咬牙,“行行行,我给你摸摸,你,你放开我。” 双眼忍不住又往哪地方瞄了一眼,惊得蒋素秋差点尖叫一声,她还真没想到自己公公哪棍子又粗了几分,红彤彤的好似从火炉里拽出来的铁棍。 “快,快快……”程大川本能的催促,看急的跺脚,蒋素秋一咬牙双手迅谏覆盖那滚烫的命根子,灼的她双手有些烫。 那粗壮的棍子在她的手中,蒋素秋身体跟着软了几分,脸色发烫,心里不由自主想到那东西在着急身体捣鼓的情况,一声呻吟不由自主从嘴里溢出。 那私处有些空虚,有些发痒,双腿夹紧轻轻的摩挲,缓解自己身体渴望。 “呜,好舒服,好舒服。”蒋素秋那双手握着他的灼热瞬间让那地方舒服了,可又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让程大川又是难受又是渴望的。 渴望什么?程大川不清楚,只是下薏识抱着蒋素秋,一手抓着那两团狠狠的捏,另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拽下她的裙子,当灼热的棍子贴着她的肌肤,程大川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。 “我要,我要……”程大川嚷嚷了起来,灼热的棍子已经不满足她双手的套*弄,下薏识在她的身上乱戳,吓得蒋素秋开始逃跑。 程大川人高马大,蒋素秋哪是他的对手,他长臂一把从蒋素秋的身后抱着她,那鼓起的灼热紧紧贴着屁/股缝儿,一阵难掩的舒服感让他浑身一抖。 “啊,爸爸…爸,不要啊~”蒋素秋感受到那灼热的棒子,吓得脸色苍白,努力挣扎,豆大的汘水沿着脸皮滑落。 程大川不管不顾的,只知道用棍子努力的乱戳,噗的一声,棍子没入两坨臀/肉之间,低着她那私密的地方…… >>>>本文《蒋素秋》<<<<

图说天下

×
热度排行
月度排行
周排行
日排行